十四则贵宗家训,千年育儿经!

**图片 1

立身篇**

三国·诸葛卧龙《诸葛武侯集》

郎君子之行,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。非宁静无导致远,非清幽无招致远。夫学须静也,才须学也,温故而知新学而时习之不避艰险,非志无以成学。

宋·欧文忠《欧阳永叔集》

“玉不琢,不成器;人不学,不精晓。”然玉之为物,有不改变之海口;虽不琢以为器,而犹不害为玉也。人之性,因物而迁,不学,则舍君子而为小人,可不念哉!付弈。

治家篇

宋·刘清之《戒子通录》

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饮食衣裳,若思得之艰苦,不敢轻便开支;酒肉风华正茂餐,可办理粗饭几日;纱绢风度翩翩匹,可以办理粗衣几件;不饥不寒足矣,何苦图好吃好着?常将有日思无日,莫等无时思一时,则子孙后代常享温饱矣。

宋·司马光《家范》

为人母者,不患不慈,患于知爱而不知教也。古代人有言曰:”慈母败子”.爱而不教,使沦于不肖,陷于大恶,入于刑辟,归属乱亡,非旁人败也,母败之也,自古及今,假使者多矣,不可悉数。

宋·刘清之《戒子通录》

教子有五:导其性,广其志,养其才,鼓其气,攻其病,废一不可。养子弟如养芝兰:既积学以扶助之,又积善以滋润之。

明末清初·朱柏庐《朱子家训》

上午即起,洒扫庭除,要内外整洁,既昏便息,关锁门户,必亲自检点。生机勃勃粥风度翩翩饭,当思谈何轻巧;一草一木,恒念物力维艰。宜未雨而筹算,毋临渴而掘井。自奉必需俭约,宴客切勿流连。

清·曾伯涵《曾子城公家训》

昔吾祖星冈公最重视治家之法,第一齐早,第二打扫卫生,第三诚修祭扫,第四善待亲族邻里。凡宗族邻里来家,无不恭敬款接,有急必周济之,有讼必排除和解决之,有喜必庆贺之,有疾必问,有丧必用。此四事之外,于阅读种菜等事,尤为刻刻留神。

敬业篇

宋·包拯《包拯集》

后太子孙仕官有犯赃滥者,不得放归本家;亡殁之后,不得葬于大茔之中,不从吾志,非吾子孙。仰工刊石,竖于堂屋东壁,以诏后世。

清·曾子城《曾国藩公家训》

朴素谦恭,习劳习苦,能够处乐,能够处约,此君子也。余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官四十年,不敢稍染官宦习气,饮食生活,尚守寒素。家风极俭也可,略丰也可,太丰则吾不敢也。凡仕宦之家,由俭入奢易,由奢返俭难。尔年尚幼,切不可贪爱豪华,不可惯习懒惰。无论大家小家、读书种田做工经商,勤勉俭约,未有不兴,骄奢倦怠,未有不败。

清·李毓秀《弟子规》

不力行,但学文,长浮华,成何人。但力行,不学文,任己见,昧理真。读书法,有三到,心眼口,信皆要。方谨此,勿慕彼,此未终,彼勿起。宽为限,紧用功,工夫到,滞塞通。心有疑,随札记,就人问,求确义。房室清,墙壁净,几案洁,笔砚正。墨磨偏,心不端,字不敬,心先病。列典籍,有定处,读看毕,还原处。虽有急,卷束齐,有缺坏,就补之。非圣书,屏勿视,敝聪明,坏心志。勿自暴,勿自弃,圣与贤,可驯致。

处事篇

清·张履祥《张园先生全集》

忠信笃敬,是终生做人根本。若子弟在家中,不敬信父兄;在这个学院,不敬信老师和朋友,期骗自高,习以性成,望其读书明义理,向后发展,难矣。

宋·朱熹《朱子文集》

凡是愚直忠信,能攻吾过者,益友也;其谄谀轻薄,高傲亵狎,导人为恶者,损友也。推此求之,亦自合见得五八分。见人嘉言懿行,则钦慕而纪录之。见人好文字胜己者,则借来熟看,或传录之而咨问之,思与之齐而后已。不拘长短,惟善是取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opyRight © 2015-2020 威澳门尼斯人23856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网站地图xml地图